1. <form id='aY7vym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aY7vym'><sup id='aY7vym'><div id='aY7vym'><bdo id='aY7vym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一寸相思千万绪迟小宴小说_迟小宴小说作品

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言情推荐 >

            一寸相思千万绪迟小宴小说

            一寸相思千万绪迟小宴小说

    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7-11 19:13 作者:迟小宴

            迟小宴原创小说《一寸相思千万绪》讲述了百里翰夏冬之间的故事,这里为您提供一寸相思千万绪迟小宴小说阅读。百里翰夏冬小说精彩节选:百里翰没想到老夫人会在这个关头突然出现。百里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,我怎么来了?我要是不来,你早就把我的小曾孙害死了!我没有你这么不孝顺的孙子,你给我走开!百里老夫人抬起拐杖就往百里翰身上打,把他和医生护士都赶出了手术室。

            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            >>《一寸相思千万绪》在线阅读>>

            《一寸相思千万绪》内容精选:

            一个打扮富态,满头银丝的老夫人手拄红木拐杖站在门口,气急地用拐杖跺着地板,“你们都给我住手,要是伤害到我宝贝的小曾孙,看我怎么收拾你们!”

            “奶奶,你怎么来了?”百里翰没想到老夫人会在这个关头突然出现。

            百里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,“我怎么来了?我要是不来,你早就把我的小曾孙害死了!我没有你这么不孝顺的孙子,你给我走开!”

            百里老夫人抬起拐杖就往百里翰身上打,把他和医生护士都赶出了手术室。手术室里面,只剩下她和夏冬两人。

            夏冬神情恍惚,只听到有人大吵大闹了一番,最后有人在她耳边说了一句,“你放心,我会保住你的孩子。”

            她终于放心地沉睡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百里老宅客厅,坐在家主的位置上的百里老太爷脸色铁青,他身旁的老夫人倒是一脸平静,而百里雄和白锦绣夫妻脸色也不太好看。

            百里云翘着二郎腿,漫不经心地看了看坐在自己身侧的百里翰。

            老太爷“啪”的一掌拍在桌子上,怒吼道,“百里翰,你胆子越发大了,竟然做出这种有损家门的事情!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?”

            百里翰淡淡道,“上梁不正下梁歪,我无话可说。”

            一旁的百里雄怒火蹭蹭蹭往上冒,“你这逆子,竟然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,你的家教都学到哪里去了?还不跟爷爷道歉!”

            百里翰轻蔑地勾了勾唇,“你还没有资格教训我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,你,你这个不孝子!”百里雄气得浑身发颤。

            百里翰冷笑道,“当心你的高血压,我劝你,还是不要动气。”

            “白锦绣,这就是你养的好儿子!”百里雄争不过自己的儿子,直接将矛头对准了冷眼旁观的妻子白锦绣。

            老太爷“啪”的一掌拍在桌子上,厉声道,“好了,吵什么吵,再吵都给我滚出去!好一个上梁不正下梁歪,我今天倒是要好好整顿整顿百里家的风气,老林,给我上家法!”

            老太爷是军人出身,家教非常严苛,凡是子孙犯错,少不了一顿家法伺候,他所谓的家法就是用皮鞭鞭打。管家老林一听到老太爷的命令,立刻跑去老太爷的书房取皮鞭。

            老林很快就取来鞭子,老太爷将鞭子握在手中,一副要狠狠教训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老夫人这才发话,“好啦,老头子!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,火气怎么还这么大?阿翰犯了这种错误,是拿鞭子教训一顿就能解决问题的吗?与其把他打一顿,还不如大家好好商量要怎么办才好!我看那姑娘,也怀了阿翰的孩子,不如就娶进门吧!”

            “不可以!”异口同声反对的是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白锦绣和百里云。

            老夫人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百里云,“这里没有你什么事儿,你给我老实待着别插嘴。至于儿媳妇儿,说说你为何要反对。”

            白锦绣精致美丽的脸上丝毫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,神色淡然地说道,“妈,阿翰也说过,跟那个女人发生关系只是一场意外,而且那个女人是在那种地方遇见的,谁知道干不干净?说不定她早就知道阿翰的身份,是故意用孩子威胁,想要进咱们百里家。这种事情,又不是没有发生过。”

            她这话一说,本来就心虚的百里雄脸上就挂不住了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她就像是没看见一般,神色依旧淡然,只是唇角边带着淡淡的嘲讽,“所以,我不赞同阿翰娶那个女人。”

            百里云垂下眼眸,没有人注意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神色,他也不再插话,专心把玩着手中的茶杯,只是手指关节处微微泛白。

            老夫人显然对白锦绣那番指桑骂槐的话有些不满意,皱了皱眉,“阿翰,你怎么说?”

            百里翰沉声道,“我不会娶她,给她一笔钱,做掉孩子,以后不许她再出现在百里家!”

            老夫人与老太爷对视了一眼,老太爷喝了口茶,缓缓道,“人,你可以不娶,但是,孩子必须留下!我们两个老的,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,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抱上小曾孙,就算哪天我们死了,也才有脸面去见百里家的列祖列宗!”

            百里翰皱了皱眉,“爷爷奶奶,你们身体还很康健,最迟五年,云芊从英国回来,我们会尽快结婚,一定早日让你们抱上曾孙。”

            “五年?”老夫人惊叫了起来,“对于我们这种一只脚踏入棺材的人来讲,哪有那么多五年可等?百里翰啊百里翰,你是想让我这个老人家在佛堂祖宗牌位面前长跪不起,是不是?好好,我现在就去跪着,你们都不要拦我!”

            老夫人说风就是雨,站起来就往佛堂走,那微微颤颤的样子,让所有人都觉得她马上就要倒下去,但她偏偏走得极稳极快。除了百里云,小辈们都连忙拥上去拦她,搂腰的搂腰,抓胳膊的抓胳膊,折腾了好一阵才消停下来。

            “你们都放开我,让我这个不孝儿媳去跪在祖宗面前!”

            “妈,您消消气,消消气……”

            百里雄这边还没安慰完,老夫人又呜呜地抹起了眼泪,“你们一个一个都不省心,都是小没良心的……”老太太一个个开始数落,从出轨的儿子数落到冷漠的媳妇儿,然后数落到不孝的大孙子,最后竟然哭得昏厥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一家人又是一阵慌乱,许哲很快赶过来检查老夫人的情况,说是急火攻心,需要放宽心,好好休息。

            老太爷吹胡子瞪眼的把大家都教训了一顿,又把将百里翰赶到了佛堂思过。这才悠悠地往床边一坐,说道,“行了,老伴儿,没有人了,快别装了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夫人立刻睁开双眼,笑眯眯地说道,“老头子,我的演技怎么样?”

            老太爷竖起大拇指,“越来越好了,连许哲都没发现你的破绽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夫人眉开眼笑,可没有笑多会儿,又愁眉苦脸起来,“依照阿翰那个犟脾气,不下下狠手,他是不会答应留下孩子的,我看这戏还得继续演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太爷叹了口气,“要不是我身体越来越差,也不至于逼他逼得这么紧,希望云芊那丫头,将来容得下这孩子,可别又像老大他们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夫人鼻子一酸,拍着他的手背说道,“老头子,你放心,还有我在这里看着他们呢,再怎么样,我也不会放任第二个柳潇潇来破坏咱们家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太爷看着眼前这张不再年轻的脸,舒展开了眉头,难得柔情一回,“老伴儿,这些年,辛苦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夫人嗔怪地看着他,“都老夫老妻了,说这些做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百里家的这场闹剧就发生在夏冬昏睡的时候,等她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黄昏时分,夕阳透过薄薄的纱帘透入室内,倾洒在坐在她床畔的老人身上。

            老人满头银丝分毫不乱地梳理在耳后,穿着打扮华贵却不庸俗,面容红润慈祥,见夏冬醒来,她温和地笑了笑,“你醒了,饿不饿,我让下人给你熬了粥,要不要先用一点?”

            夏冬只稍微一思索,就知道自己现在百里老宅,而面前的老人就是百里翰的奶奶——百里老夫人,她在被麻醉昏睡前听过她的声音,还记得她,虽然有满腔的问题想要问,不过还是吃饱了才有力气,于是礼貌地点了点头,“谢谢老夫人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夫人暗暗点头,醒来后不惊不慌,沉着应对,再想起她之前让人带来消息,让自己将她救下手术台,就知道这孩子是个有心计的。

            吃饱喝足,是该谈正事的时候了,老夫人笑了笑,“你倒是聪明,知道阿翰不想留下孩子,你让你的朋友叶思琪送信给我,你怎么知道我会留下孩子?毕竟,这孩子可是个来历不明的。”

            夏冬抿了抿唇,“有句话叫做,‘宁可错杀,不可放过’,我对老夫人是这样,老夫人对我,想来也是这样。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希望,而老夫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是百里翰的孩子的机会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夫人赞许的点点头,“既然你是个明白人,那我也就开门见山地说了,我希望留下这个孩子,等你生下孩子之后,我会给你一笔钱,足够你富足地过一生,条件就是,你再也不能出现在百里家,更不能与孩子有任何的牵连,生出些什么不该有的心思。”

            夏冬握着茶杯的手指微微泛白,眼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,“老夫人开出的条件很合理,只是我也有个条件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说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的条件就是,如果生的是儿子,我把孩子留给百里家,如何生的是女儿,我要带走,我不会要你们一分钱,当然,我还是会保证再也不出现在百里家,再也不会跟百里翰有任何瓜葛。”

            老夫人没有回答,只是面色平静地看着夏冬。

            夏冬表面上很坦然,很镇定,其实内心很紧张,如果老夫人不同意她的条件,她根本没有任何办法,看起来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,其实,她没有任何的决定权,但是,她不会妥协,她要为自己和孩子争取最大的权益。

            老夫人缓缓道,“如果我不同意呢?”

            一寸相思千万绪

            • 评分:10
            • 简述:言情小说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原创书殿
            • 作者:迟小宴

            一场意外,她和他睡了一夜,她如愿以偿的借了个种。

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0-2017 围观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